阿拉丁是不是中国人?神灯可以许愿n个愿望?|小南都知道

发布时间:2019-06-06   来源:龙8娱乐   


网上看的说 “一个阿拉伯同事告诉我,阿拉丁是中国人。 我回来一查,居然是真的……”

文 | 李崇寒

转载自:国家人文历史

(ID:gjrwls)


最近迪士尼真人版电影《阿拉丁》上映,让不少网友重温了童年的回忆。阿拉丁究竟是哪国人,灯神真的可以无限次满足主人愿望吗?关于阿拉丁和神灯,还有哪些我们不知道的冷知识,要回答这些问题,还得从《一千零一夜》说起……



阿拉丁的故事从哪来?


相传,很久很久以前,在古印度和中国之间有一个萨珊王国,国王山鲁亚尔公正廉明,深受百姓爱戴,当他发现王后与黑奴私通后,性情大变,不仅把王后、宫女、男奴全都杀死,此后每天由他招来的处女也难逃被处死的噩运。当朝宰相有个女儿,叫山鲁佐德,聪明博学,为了拯救无辜少女,自荐前往王宫,以每夜讲故事的方式吸引国王,一个故事套着一个故事,就这样讲了一千零一夜,感动了国王,保全了性命,大大小小的故事在阿拉伯世界口口相传,形成了《一千零一夜》。


没有人知道故事的作者是谁,可能是印度人、波斯人,抑或是阿拉伯人。9世纪左右,《一千零一夜》手抄本相继出现,它们以阿拉伯文写成,故事框架差不多,只是在数量、内容、次序上有所区别。又过了几百年,17世纪末,法国人安托万·加朗从伊斯坦布尔拿到《辛巴达航海记》的阿拉伯语手稿,并将其翻译成书,出版发行,大受欢迎。


《辛巴达航海记》的成功让加朗看到了东方文学在法国的市场潜力,彼时正是法国读者对古典主义文学感到厌烦的时候,一些旅行家写的东方游记更受追捧。加朗手中刚好有3卷《一千零一夜》叙利亚手稿,趁势将其翻译成书,第一个印刷版本的《一千零一夜》因此诞生,它不是由阿拉伯文写成,而是十足的法文译本。


1740年加朗翻译的《一千零一夜》第一卷问世,很快成为最时髦的畅销书,过了两年,加朗出版了另外7卷,《一千零一夜》风行欧洲,依据加朗译本,《一千零一夜》被重译成欧洲各国文字。人们就着烛光贪婪地读着遥远东方的故事,不少行人甚至聚集在加朗家的窗下,对他的译作表示欢呼致意。


阿拉丁的故事跟随加朗版《一千零一夜》征服了英法俄等国,其英译本在1723年登陆英国后,收服了大批英国读者的心,1788年,《阿拉丁》在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首演,此后两百多年,一直是哑剧的热门题材。




“中国”在哪里?


阿拉丁的身份也是个问题。


在《阿拉丁神灯》中,阿拉丁是从小生活在中国中部“物产丰富、地域辽阔的大省”的中国人,他的父亲穆斯塔法是个普普通通的裁缝,“穷极了,每天挣的手工钱连老婆和儿子都难养活”。阿拉丁调皮捣蛋,生性乖张,整天游手好闲,只知道与朋友在外面游荡。一天,一个冒充阿拉丁伯父的非洲魔法师来到他面前,阿拉丁的人生从此发生转变。魔法师给他买好吃的、好看的衣服,带他去城里最繁华的地方逛街,“将城里最大最巍峨的清真寺指点给阿拉丁看,带他去巨商富贾落脚的旅馆和商栈,领他踏进他可以自由出入的苏丹王宫……”


魔法师为阿拉丁做那么多,不过是希望借由他的手将隐藏多年的神灯取出来,为此,他不惜“从非洲的最西部出发,起程前往中国。路途漫漫,风吹雨打,终于到达了离宝藏最近的这个城镇”。并将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下戴在阿拉丁手上,为其祛邪化险,保佑平安。


阿拉丁呢,在取灯过程中因为各种东西压得动弹不得,自然空不出手把灯掏出来,递给魔法师,魔法师一气之下,将阿拉丁和神灯一并埋葬在地底下,阿拉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枯坐了两天,到第三天祈求全能伟大的主解救他时,无意间擦着了手指上魔法师给他戴上的戒指,登时,一个身躯高大、相貌奇丑的精灵出现在他眼前,声称是其奴仆,“您想要什么,静听吩咐”。


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,在两位精灵(戒指神和灯神)的帮助下,阿拉丁迎娶公主白都伦,数次逃脱魔法师兄弟的毒手,国王死后,公主合法继承王位,阿拉丁与其共同执政多年,两人子孙绵延,世代相传。


虽说故事设定在中国,但此中国非彼中国,街上行走的大多是犹太商人,鲜见士绅和佛教徒的身影,统治者为苏丹国王,为其看病的是阿拉伯医生,公主的名字白都伦,寄予了阿拉伯人对美的向往,因为在阿拉伯语中,白都伦意为圆月,是美好意象的象征。就连阿拉丁向公主求婚时,国王要求的彩礼也很不“中国”:


只要他进贡四十只足金盘子,盘里装满珠宝,而珠宝颗颗都要像他上次送来的一般大小。盘子由四十个黑奴端着,再由同样数目的美丽端庄、衣着华丽的白女奴护送进宫。满足了这些条件,我一定把公主许配给他。


很显然,故事创作者对中国并不是那么熟悉。


事实上,《阿拉丁神灯》不是《一千零一夜》中唯一涉及中国的,在另一故事《卡玛尔王子和白都伦公主》中,一个名叫乌尤尔的中国国王统辖着海上群岛,他“日夜征战,骁勇无比,威名远播”。他有一个女儿,名白都伦,天生丽质、窈窕婀娜,她的美丽天下闻名,中国境内的其他国王纷纷派人前去求亲,被公主一一拒绝,国王和公主有个习惯,不管说什么,都不约而同地会带上“指安拉起誓”,与情人卡玛尔分开后再会,也被白都伦公主认为“是安拉使我们团聚在一起了。感谢安拉……”毕竟,卡玛尔为了抵达白都伦的家乡,一路长途跋涉,不知走了多少个日日夜夜,经过了多少个罕无人迹的地方。


在一千零一夜宇宙里,中国,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,不在海上漂那么十天半个月,或是翻山越岭,过平原穿沙漠,是没法到达这“极东之地”的。去过中国,对故事里的任何人来说,都是件了不起的稀奇事情。比如一个西非旅行家,久居中国,声誉很高,因为“在旅途中,他的见闻之广,所遇风险之多,那是指不胜屈的”。


中国不仅遥远,且物产丰富,地广民殷,去那里经商的话,很有钱途。其中一个故事就讲到,巴士拉有一个穷困潦倒的懒汉,当他母亲听说有长者要去中国做生意,便拿出一年辛苦积攒下的 5 个银币,带上懒汉一起去长者家里,求他从东方带些货物回来,然后做些小买卖,养家糊口。长者答应了母亲的要求,和他的同伴经过半个月的艰难航行后,来到中国,把带去的货物卖掉,又采购了些中国土特产,办完事后,启程返航,他们在大海上航行了四天,长者才想起来忘了给懒汉买货物,只好在岛上买下一只无毛猴作为补偿……


有研究表明,《一千零一夜》中的一些故事早在6世纪即已开始流传,经过近千年的收集、提炼、加工,才基本定型。在此期间,中国与中东地区的经济、文化交往一直没有间断,包括阿拉伯人、波斯人在内的大量外国人都曾来中国从事贸易或者定居。虽然《一千零一夜》中有很多故事都涉及“中国”,但它不是一个准确的地理概念,而是对中国以及当时诸多南海古国的统称,是美好的远方国度的代名词。在虚构的故事里,阿拉丁到底是哪国人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





神灯可以实现几个愿望?


至于阿拉丁用生命得到的神灯精灵,第一次出现在阿拉丁母子面前时,确实没说过“你可以实现三个愿望,别幻想还能实现更多的愿望”之类的话,它凶神恶煞的面容和粗鲁的语气直接把阿拉丁母亲给吓晕了,没有背景介绍和插科打诨,灯神一开口就是:“您想要我做什么?我是您的奴仆,也是这盏灯主的奴仆。我和其他奴仆都是如此”,简单直接。


有过经验的阿拉丁赶紧从母亲手中抢来油灯,直呼:“我饿了,给我弄点吃的来。”灯神霎时不知去向,才一转眼,便顶着一个大银托盘回来了,类似喂饱主人的事,灯神后来又干了好几次。


随着情节不断推进,灯神毫无怨言、快准狠地完成了一项项重要任务,比如为阿拉丁准备提亲的彩礼,豪华的排场,漂亮的服装和骏马,金碧辉煌的宫殿,质量上乘的细天鹅绒地毯等等,主人所有要求,都可以立时满足。唯有一次,阿拉丁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,向灯神索要一只神鹰蛋,吊在拱顶中央,引得灯神震怒,只听得他扯开洪亮、可怖的嗓音大喝一声,顿时地动山摇,这情景吓得阿拉丁战战兢兢站不起身来:


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人,……我和神灯的奴仆都在侍候你,你还不知足吗?可是你听了那个忘恩负义人的话,居然命令我把我主人带来,让你吊在拱顶中央,有这种想法真该把你、你妻子和你的宫殿烧成灰烬。不过你俩都不是主谋,不明其中实情。我现在告诉你,祸首是那个曾毁了你的非洲魔法师的弟弟——小魔法师。……正是他,唆使你妻子提出这条毒计。他一心要杀你,望多加小心。


说完话,灯神便隐身而去。阿拉丁知道中计后,亲手结果了小魔法师,可是灯神去哪了,还会不会再次出现,随着故事的结束,都画上了句点。


问题来了,既然原著中没有愿望个数的限定,那么“三个愿望”一说从哪来?


《一千零一夜》中确实不乏“三个愿望”的描写,什么时候起,阿拉丁神灯与三个愿望绑定在一起?


从十八九世纪在伦敦演出的《阿拉丁》哑剧中灯神有求必应来看,时间不会太早。


1992年同名动画中,罗宾·威廉姆斯配音的“只能许三个愿望”的神灯精灵深入人心,其最初灵感来源于1940年电影《巴格达大盗》,甚至《阿拉丁》(1992)中部分角色和剧情元素直接参考后者。两部影片都有愚蠢的国王和奸诈的宰相,造型都差不多。


《巴格达大盗》中,小偷阿布在海边偶然捡到一个破烂瓶子,打开瓶盖,放出了魔鬼,魔鬼扬言要杀死阿布,被机智的阿布骗回瓶子后为了出去,答应实现主人阿布三个愿望,借着魔鬼的力量,阿布顺利帮助朋友王子艾哈迈德抱得公主归,并最终登上王位。


到了迪士尼动画《阿拉丁》中,阿布成了阿拉丁的宠物猴,法力无边的宰相从阿拉丁手中拿到神灯后,将其推入地底下,幸得阿布鸡贼,将神灯从宰相怀中捞出,救了阿拉丁一命,灯神保证实现阿拉丁任意三个愿望,但也有限制,比如,不能杀人,不能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,不能让死人复活,实在算不上是万能的精灵。


尽管如此,聪明机智的阿拉丁在三个愿望的帮助下,顺利走上人生巅峰,灯神完成任务后也恢复自由身,大喊着“我是历史,不对,我是神话,我不在乎我是谁,我自由了”,踏上了环球之旅。


确实,当阿拉丁带着神灯来到我们面前,陪伴着我们度过无数个奇幻的日日夜夜和漫无边际的冒险时,谁还会去在乎阿拉丁是哪国人,灯神可以实现多少个愿望呢?神话的魅力不就在于提供了无限可能性,常改常新嘛,只要故事内核还在,梦就能持续做下去。


参考资料:陆英英《<一千零一夜>在欧洲》、宗笑飞《加朗与<一千零一夜>及其他》、林丰民《<一千零一夜>中的东方形象与对他者的想象》、张安琪《<一千零一夜>中的“中国”探源》


▲ 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刊立场



END


欢迎分享到朋友圈,如想取得授权请联系原公众号。如果想找到小南,可以在后台回复「小南」试试看哦~